来自 体育 2019-07-19 08:35 的文章

游戏直播专业之路越走越窄?不愿投传统业态的

  斗鱼在美国上市首日的惊魂破发再补位令全市场为之捏了一把汗,或许外界对其估值演变格外关心,但就游戏直播行业本身来说,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2016年~2019年,规模从28亿增长到342亿,同比增速却从189%将至19%,已经让投资界对这门急速萎缩的生意开始由攻转守。

  不过在游戏直播红海中,陪玩业务仍方兴未艾,资本也关注其中,未来分散经营的陪玩项目或成为上市企业吸纳优质资产的核心看点。

  相比于熊猫直播历次融资20亿,斗鱼曾在2016年搞了两次融资就破了20亿元,但这两家的命运却截然不同。前者COO张菊元在今年妇女节前夕做出遣散员工的决定,后者CEO陈少杰在昨天带着大主播们去美国敲钟上市了。

  同样干游戏直播,有着王思聪光环的熊猫直播却未能在资本市场大显身手,不过要从行业发展的角度来观察,游戏直播的爆发期早已过去,目前正在经历洗牌期,较为成熟的模式才有希望登顶。

  一种质疑在于,斗鱼相对界限清晰,主打游戏直播这一件事;而熊猫直播却干着所谓多元化直播的事,并没有那么纯粹或垂直。这也催生了业内投资的鄙视链形成,往往跨界经营的都不被金主看好。

  现实数据摆在眼前。比达咨询统计显示,仅在2018上半年游戏直播APP月均用户数排名中,虎牙荣登榜首,有2285.5万人次;紧随其后的是斗鱼直播和触手直播;而熊猫直播却排在了第四位,仅有923.8万人次。

  “不同于其他VC的投资策略,游戏直播的投资人往往都是自带流量的金主,单凭一家腾讯就能把《英雄联盟》、《绝地求生》、《王者荣耀》的内容资源、赛事资源等线上线下资源进行倒灌。”有券商分析师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与商家签约战略合作协议类似,绑定游戏大户的红利就是可以在直播业务中获得更多粉丝和资金的关注,相当于专线服务。

  记者也在相关平台的融资历史中发现了这一点。熊猫直播从2015年开始共计完成6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源石资本、乐视网、真格基金和中冀投资等,然而这些机构充其量就是风投机构,其本身并没有多少游戏直播基因,甚至连互联网基因都很匮乏。反观斗鱼直播这边,腾讯投资自B轮融资开始就对其进行了数次加持,分别在C轮、E轮等阶段对其注资,特别是在E轮融资时,腾讯投资对其单方投资6.3亿美元。

  可见,有游戏产业背景的投资机构帮助,企业或在吸引流量和内容再造方面得到质的飞跃。有资深创投人士对记者表示,行业的热度主要是来自平台用户的热度跟内容输出反馈的吸金效果再评估。“资本和内容之外,就是深入渗透产业,方式包括打造自有赛事、主播造星以及扩充其他吸金本领。”

  不过,按照产业资源集聚的逻辑去观察,随着头部企业陆续获得上市机会,资本对游戏直播IP的研判或进入2.0阶段。如果在商业模式上有所突破,风向很快又会变化,从直播和打赏的鄙视链,转移到另类模式的对决。

  随着国内电竞产业的发展,人们对“游戏”概念的认知已经越来越强,对种类繁多的游戏也不再陌生。“游戏陪玩”便是发展得非常快的游戏相关产业。时下的火爆手游支撑起了陪玩行业的半边天,此前曾有市场消息曝出,王者荣耀产业就达到了几十亿之多。

  去年,游戏互动陪玩平台“暴鸡电竞”完成了A+轮融资,掀起了投资界对游戏直播行业的另类关注。广州市科学技术协会常委彭澎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直播陪玩主要是利用主播与玩家的互动来产生新的盈利点。“相较于普通陪玩平台,游戏直播用户体验更多元化、用户游戏体验更好。”

  公开资料显示,暴鸡电竞的A+轮融资由启明创投领投,红杉资本中国、真格基金与晨兴资本跟投,融资金额为1500万美元。同样获得资本青睐的还有,以“翻车险”为特色的游戏陪玩平台“猪队友”完成了数百万元的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纪源资本;以“游戏教学”为特色的“电竞帮”获得了1000万的天使轮投资,投资方为老牌游戏道具交易平台“5173”和“人人游戏”;以“一对一教学”为特色的“飞吧游戏教练”获得了数百万天使轮融资。

  有分析指出,获得投资的陪玩平台都各自拥有独特的平台内容,内容不但是投资方最为关注的一个焦点,对于游戏陪玩平台来说还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不过记者发现,目前该业务并没有引爆全行业。艾瑞咨询的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目前中国游戏直播用户中尝试过游戏陪玩的仅占6.1%,有将近83.3%的用户只是听说过有这项业务而已。

  不过,这倒是给传统特别是一线游戏直播平台的经营模式提供了改良的方向。而据业界反馈,这样做的成本是非常大的,难点是让主播全员做转型。从数据上看,或许在未来将成为大势所趋。

  根据艾瑞咨询统计,2018年中国游戏直播用户游戏陪玩付费意愿中,有68.6%的玩家表示愿意。消费层级中,10~30元/小时的占大多数,有26.9%。而相比于传统的打赏付费看直播来说,以斗鱼为例,有市场消息透露,一个拥有五千粉丝的主播,每个月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直播,才能拥有3000元固定工资,如果没有固定五千粉丝,是不能得到固定工资的。前后对比来看,主播陪玩模式下的工作积极性或会更高。

  彭澎表示,头部游戏直播平台虽然没有建立庞大的陪玩体系,但不代表未来不会吸收和引进先进资源。“以目前小而散的陪玩业态,收费标准和赛事预定等规则都尚待健全。在资本的持续关注下,不排除这些机构将来会被虎牙、斗鱼等一线平台收入囊中。”